<optgroup id="4ye2w"><div id="4ye2w"></div></optgroup>
<optgroup id="4ye2w"><div id="4ye2w"></div></optgroup>
<optgroup id="4ye2w"><small id="4ye2w"></small></optgroup>
<center id="4ye2w"><small id="4ye2w"></small></center><optgroup id="4ye2w"></optgroup>
<optgroup id="4ye2w"><small id="4ye2w"></small></optgroup><center id="4ye2w"></center><code id="4ye2w"><small id="4ye2w"></small></code>
<center id="4ye2w"></center>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書院新聞 > 凡生視角

郭凡生——新中國身股研究第一人

時間:2016-09-30 來源:慧聰書院
分享到:

引言:隨著互聯網企業的興起和華為的不斷壯大,“股權激勵”這個概念在國內正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很多的企業家和學者都紛紛投入到“股權激勵”的研究和實踐中。

        在各方的簇擁之下,“股權激勵”成為拯救企業的一劑“神藥”,標志性事件就是1952年,美國菲澤爾公司設計并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個股票期權計劃。之后在1956年,經濟學家路易斯·凱爾索第一個提出“員工持股計劃”,即現在所謂的ESOP,并成功實踐于美國潘尼蘇拉報紙公司。
 

“股權激勵”作為一項完善公司治理結構、激勵公司高管員工的重要舉措,在經歷萌芽和起步階段后,迅速在發達國家得到推廣,日本以及歐洲國家紛紛開始效仿,并取得一定成果。
 

上世紀80年代,“股權激勵”的模式也開始進入中國,特別是在改革開放以后,中國開始和國際接軌,很多跨國的大企業進入中國,國外更“先進”的公司治理模式開始影響中國的企業家。
 

在這樣的環境下,很難有人注意到,在幾百年前的黃土高原,偉大的晉商早已通過“頂身股”的制度建立了從北到南貫穿中國的商業帝國,比美國人發明“股權激勵”早300多年。
 


  

靠著身股制度的優越性,晉商的商號茶莊開遍全國,在中國農業社會最貧療的黃土高原上,集中了中國50%以上的金融資產,使黃土高原的富裕程度勝過江浙,晉商在世界經濟史中的地位足以比肩意大利商人。
 

只可惜近代中國動蕩不安,列強侵略,軍閥混戰,軟弱的政府已經難以支撐起一個穩定的商業環境,晉商也在這百年的動蕩中走向沒落。但晉商的制度,卻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在改革開放的春風中迎來復蘇的契機。
 

這還得從一個年輕的官員說起。
 


  

20世紀80年代,一個充滿活力和夢想的年代,新生的中華大地涌現出一波又一波的弄潮兒,年輕的郭凡生也是其中之一。
 

剛剛三十歲出頭的郭凡生,當時正在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研究室工作,令他發愁的問題是如何找到一種方式讓國企改制工作合理、有效地進行下去。眼見郭凡生如此發愁,時任區黨委副書記的田聰明同志建議他去研究一下曾經在內蒙產生過重要影響,同時縱橫中國商界幾百年的中國第一商幫——晉商,也許他們的經商理念和企業制度會帶來一些啟發。郭凡生覺得很有道理,于是以此為契機展開了對晉商制度深入而全面的研究。
  

通過對大量晉商資料的整理和研究,郭凡生對晉商的核心競爭力有了深刻的認識,并得出重要的結論。比如,以前晉商的核心競爭力被普遍歸納為誠信,但郭凡生認為誠信是商界通行的價值觀,它是中國各商幫的共同特征,不能說是晉商獨有的核心競爭力。晉商的核心競爭力是身股與銀股結合,身股為大的制度。這種制度留住了人,又保證了企業的有效傳承。一個公司里一定是有人注意短期利益,有人注意長期利益,這樣雖然會出現矛盾,但也因此而相互制約。晉商的模式對此解決的比較好。 
 

在認識到身股制的重要性之后,再綜合其他調查研究的結果,使郭凡生相信“勞動股份制是中國改革的唯一出路”,并在《世界經濟導報》上以這一題目發表了文章,這在當時的學術界引起巨大的爭議。因為在20世紀80年代的經濟學領域,關于企業制度的主流思想是“承包制”和“資產經營責任制”等理論,股份制被歸結為具有私有化特點的旁門左道。但郭凡生則堅持認為股份制,尤其是身股制度是正確的、有效的,于是在20世紀90年代由于種種原因下海經商,郭凡生帶著勞動股份制創立了慧聰公司,通過自己的親身實踐來證明身股制的正確性。



  

從一開始就高舉“身股”和勞動股份制大旗的慧聰公司在章程里就規定:每年公司利潤中的50%留存用于發展,另外50%用于分紅,而分紅利潤的70%要分給公司中不持股的員工。憑借著這一制度優勢,慧聰公司迅速發展壯大,連續八年,沒有任何貸款、借款,而公司的利潤卻年年倍增,在包版、商情、研究、會展等業務上所向披靡,對手極難抗衡,并于2003年成功在香港上市,一夜之間創造了126個百萬富翁的奇跡。 
 


  

前些年有一部名為《喬家大院》的電視連續劇火爆中國熒屏,長時間占據收視冠軍的位置。劇中除了描寫了晉商代表人物喬致庸充滿傳奇的一生之外,還對晉商的核心競爭力,也就是“身股與銀股結合,身股為大”的制度進行了細致刻畫,許多人將這部劇奉為經商人士必看的經典電視劇之一。但人們可能不知道這部劇之所以能夠將身股制表現得如此準確、詳實,正是因為郭凡生在電視劇本創作時給予了主創人員許多理論指導和人物表現特征的意見。



  

一邊是風頭正盛的西方理論,一邊是造就傳奇的中國智慧。我們承認兩者的先進性,也不否認兩者的不足之處。 
 

“股權激勵”為美國經濟的發展提供了很強的制度優勢,特別是在互聯網大潮的推動下,共享制正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和接受,硅谷的各類新興企業都引入了股權激勵,足以證明其先進性,但西方跨國企業帶著股權激勵進入中國之后表現出了很多水土不服的現象,往往并不能適應中國的實際情況,在市場競爭中通常處于不利的地位,甚至最后只能灰溜溜的退出中國市場,土生土長的身股制對于中國的家族企業的發展壯大也許會有新的啟發。 
 

股權激勵在美國的迅速推廣和美國政府的支持息息相關,實行“股權激勵”的公司可以獲得減稅,合理避稅,以及獲得銀行方面非融資支持等各方面的優惠,自然極大的激發了美國企業的改革動力。 
 

就在剛剛過去的8月份,國務院《關于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試點的意見》正式下發,標志著國企的股權激勵改革正式開啟。

 


改革的大潮來了,你愿意破浪前行?還是被拍死在沙灘上?


點擊觀看郭總點評晉商身股制度: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网